二〇一六英國祭祖大典暨傳統文化講座致辭

威爾士三一聖大衛大學導學研究中心主任 趙艷霞女士

尊敬的上淨下空老法師,尊敬的我們的professor Medwin Hughes,這是我的校長,他也到了現場,各位菩薩、大德們,早晨好。

我非常有幸能夠在這樣一個莊嚴肅穆而又非常隆重的場合,能跟大家做一個分享。我非常有幸是這場法會,我們不光是中華民族的祭祖法會,而且是全世界各民族的祭祖法會,這是我們一個非常獨特的祭祖活動。它把我們的孝文化,不僅僅在我們中國民族的範圍之內,而且把這個孝、把這個根追到了各個民族的根,我覺得這個意義不僅是在我們英國,在全歐洲,而且就全世界來說,也是非常意義重大。所以我能夠在此跟大家交流,我真的表示非常非常的榮幸。我非常榮幸,因為我是整個活動的,還有我們英國漢學院成立的一個見證人。

我一生當中遇到了兩個,等於是我的兩個老師,也是兩個非常智慧的人,這兩個老人就是wise men,一個就是我的師父上淨下空老和尚,還有一個就是我現任的校長,就是professor Medwin Hughes校長。沒有他們兩個,這種兩個wise men(兩個智者)之間的碰撞,就沒有今天的盛會。

他們兩個是在去年的時候,有這個機緣相見。我有幸先見到了老和尚,在法國的教科文的會上見到老和尚,深深的被老和尚的這種胸懷、這種仁愛、這種大的發心,然後也深深被他的智慧,這種為了保護我們中華民族的這個根、文言文、我們的傳統經典,而不辭勞苦,九十歲(那時候是八十九歲的高齡,現在已經九十歲的高齡)還這樣的奔波,為了這種民族的根能夠傳承,這樣的不辭辛苦,我深深的被他感動了。所以我覺得,我做為一個中國人、做為一個在英國已經待了十七年的,以教育中國的哲學、宗教、中國的歷史、中國文化的這樣一個學者,我有沒有這樣的一個責任,能夠也為這樣老法師的這片發心、這樣的一個博愛,能夠貢獻一分力量。

因為我在教學中國傳統文化過程當中,我也發現,中國的傳統文化是一個獨一無二的文化,這個文化所孕育的這種智慧,我們很多中國人都已經對它失去了信心,沒有能夠認識到它的真正價值,包括我自己在內。因為西方的現代化的這樣的一個作用,我們被科學、現代化這樣的東西,把我們自己最深刻的這樣的智慧,完全失掉了。在通過我自己的教學過程當中,我就愈來愈多的發現,我們有很多的智慧,非常深厚的智慧,這種連著天道的智慧,實際上是給我們現代這個社會的危機,能夠提供非常好的一個平台,或者是一個方法,能夠解決現代的危機,這個是可以從我們老祖宗那裡找到答案的。我自己這麼多年來也是尋求一種答案,我們中國的文化做為四個古代文明之一,唯一至今能夠還屹立,經過了萬劫千難,我們還能夠屹立到現在不倒,到底是為什麼?這是我一直在尋找的答案。

我想讓一個有五千年歷史的文化,能夠承續不倒,那肯定有它的原因在,這個原因到底是什麼?這個核心的價值到底是什麼?是什麼東西讓它生生不息,讓它即使跌倒了,到了垂死的邊緣,它還能夠起而復生?這個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思考的問題,也是我在深深思考的問題。但是我經過了很多實驗,我就發現見到師父之後,師父老人家不僅他對這個文化的價值所在有一個非常深刻的了解,而且他進行了很多的實驗,這些實驗都非常成功。不管是從倫理道德的教育上,是從把這個文化應用到企業當中進行企業管理,都有非常成功的案例。所以我就覺得好像見到了大救星一樣,因此我就跪在了老人家的膝下哭了半天,哭了一個小時。

因為我覺得老人家他最重要的是一個發心。他的這個心,不只是說我們要傳承中國文化這麼大,而是說怎麼樣能夠運用中國的傳統文化,為世界的和平,為我們民族的這種進步,因為現在的世界太亂了,民族之間,尤其是宗教與宗教之間導致的文化的這種戰爭愈演愈烈,這個世界怎麼辦?如果這樣下去的話,人與人之間,我們沒有辦法,只能是你死我活,一個原子彈下來,大家全完蛋,對不對?人與天地之間、人與自然之間,現在自然的破壞已經到了一個非常非常嚴重的時候,我們怎麼去用我們的智慧去解決?現代科學已經告訴我們,用現在科學去解決這個問題已經不行了,怎麼辦?老法師告訴我們,從傳統文化當中去找。他一心一意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四庫全書》、把《四庫薈要》,把這些擁有我們中國文化的智慧的載體能夠保存下來。他花了很大的心血讓人們去保存,不同的地方去保存這個文化,讓人們能夠有能力、能夠有這樣的師資、能夠解讀這些文化,把這個文化能夠給大家來聽一聽,能夠讓大家了解這些智慧。這個是他天天在做,日思夜想的事情。所以這樣的一個老人,能夠在這樣一個年紀,還能夠這樣孜孜不倦的去做,我們做為年輕人,還有什麼道理能夠不做這件事情?

所以這裡藉由這樣一個緣分,我就把老法師想要建漢學院,把中國傳統文化,尤其是文言文這個教育,一門深入的教育,中國傳統經典的教育,要在英國能夠尋找一個大學來進行合作的這樣的一個理念,跟我的校長進行了溝通。

我非常幸運,因為我這輩子遇到了兩個wise men。我的校長,他是全英國最年輕的校長,他已經做了校長十八年,現在十八年之後還是最年輕的校長。他之所以能有這樣的一個位置,是因為他有獨特的智慧。他跟師父一見面,他對師父的理念、對中國文化的這種精神,他比我們做為中國人還了解得透徹。所以他對老法師的理念,他們兩個之間能夠有這樣的戚戚相合,讓我看了特別的感動。所以我得謝謝我的校長。我不僅感謝他的智慧,我更能感覺他的勇氣。因為我們知道,在英國這個地方是非常保守的一個國家,我的校長能夠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之下,他能夠開天下之先,能夠把老法師的這樣的一門深入的理念,傳統經典用文言文來學習的這樣的一個概念,能夠在大學裡開成課程,我們漢學院的課程已經漢學的碩士、儒家的經典的碩士、佛家經典的碩士和道家經典的碩士,我們都已經申請下來了,二月份就會招生,我們的預科班九月份就會招生了。我們的本科生班和博士生班,明年九月份就可以招生。這個就是校長集了我們威爾士三一聖大衛大學全校之力來打造的,完成這樣一個課程。做為一個英國人,他能有如此的膽識、有如此的智慧,我們是不是應該向他致敬?

所以這個事,我就是想介紹一下這個緣分。我堅信有了這樣的兩個智慧的人,我們這個事業剛剛開始,像伍主席說的,我們這是個開始,我們後面肯定能夠愈辦愈好。所以希望大家真的不管是華人也好,還是外國友人也好,所有的人能夠對這個,不光是對中國傳統文化,而是對於所有文化的根,能夠追根求源。因為我們為什麼失去自己,就是因為我們失去了這個根,沒有根你怎麼能生存?大樹沒有根,就會失去生命,我們人類沒有根,你也會失去你的方向。所以為了中華民族,為了整個人類,我希望大家共同努力,一塊把我們的漢學院辦好,一塊讓我們這個大典能夠年年舉行,好不好?

感恩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