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漢學院正式成立||東學西漸的里程碑

二〇一六年七月八日,對中華民族與世界人類來說,都是一個可喜可賀的日子,因為這一天發生了一樁大事——英國漢學院成立了!在寧靜和諧的小鎮蘭彼得、在歷史悠久的英國皇家特許威爾士三一聖大衛大學舉行了正式揭牌儀式;它標誌著這所既隸屬於該大學、同時又相對獨立的正規學院正式成立。

百年樹人之大業,亦不易逢之數也。見證這一歷史時刻的有威爾士大學董事會主席魯道夫·湯瑪斯(The Venerable Randolph Thomas)先生、校長麥迪文·休斯教授(Pro. Medwin Hughes DL)、馬來西亞拿督周仰傑先生、英國僑領單聲博士伉儷、淨空老教授、大學諸教授、福州阿彌陀佛大飯店吳富立董事長、英國漢學院主要教職人員,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友好人士。

漢學院將在校長休斯教授和淨空老教授的指導下,以「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為精神與使命;以中國古代太學教育為基本教學模式;以中國古代典籍為基本教材;以漢語漢字為主要教學語言文字;以漢學學士、碩士和博士為培養序列;以造就德學兼備、解行一致的漢學人才、聖賢君子為主要目標。所有教職人員及師資班學生將秉承與全世界各族人民同呼吸共命運的精神,擔負起延續人類優秀文化傳統的使命。以繼承此傳統為強大的動力與願心,承傳漢學、漢文化,使之生生不息、造福人類,帶來地球永續和平。

回眸百年,對整個二十世紀來說,影響最大的一位歷史哲學家是英國的湯恩比博士。在其長篇著作《歷史研究》一書中,湯氏分析了世界上許多的文明——說明了世界上許多的文明都在歷史進程中衰退或消亡了;直到現在仍真正興旺發達的文明只有兩個:一個是西方的歐美文明,一個是東方的中國文明。而中國文明歷史悠久、綿延不絕,乃世界唯一。

無獨有偶,中國現代著名國學大家聶振弢老教授曾言,「著名的學者、北京大學教授、梵學大師、東方學大師季羨林先生曾經說過,『二十世紀是西學東漸的時代,而二十一世紀必將是東學西漸』。這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的念想,它是中國知識分子、中國一代一代的精英們的共同的願想」。

中國古語言:「天下智謀之士所見略同耳」。無論是西方的湯恩比博士,還是東方的季羨林教授,雖未謀面,其預言卻驚人的一致。所以,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哲學家維特根斯坦,在其一生中唯一正式出版的學術著作《邏輯哲學論》第七章中,只總結性地說了一句話——世界上的學問,在深層其實是相通的;不同的思考者往往是殊途同歸、異曲同工。

因此,英國漢學院在威爾士三一聖大衛大學的成立,正是東學西漸切切實實的一步;同時,用教育教學的形式來推廣漢學、漢文化,也必將是名標青史的一件大事。

淨空老教授多年來常講,「我們的漢字、漢文化千萬不能讓它斷了,斷了不僅僅是中國的災難,那將是世界人類的重大災難」。這真是經典之語!漢字、漢學、漢文化,不但我們現代人不能把它忘了、丟了,而且我們傳至子孫,代代不能忘、不能丟。小到一個人一生的美滿幸福、家庭和睦、事業順利,大到社會和諧、國家昌盛、天下太平,都要靠漢文化中的倫理、道德、因果、聖賢教育來落實與推展。

中國古代,皇帝叫漢皇,將軍叫漢將,到唐代亦復如是。唐代負有盛名的詩人白居易在《長恨歌》有言,「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唐明皇,怎麼叫漢皇?因為這是延傳下來的。唐代詩人高適的《燕歌行》:「漢家煙塵在東北,漢將辭家破殘賊。」那是唐將,怎麼稱漢將?這也是延傳下來的。所以,皇帝叫漢皇;將軍叫漢將;江山叫漢家江山。而且,男人都叫男子漢、漢子;老了叫老漢;叛國投敵還叫漢奸……這些文化特色早已深入民心。因此,我們優秀的、先進的、精金美玉般的傳統文化,也就稱為漢學。

漢代定立了中國文化的稱號,孔老夫子說過的,「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漢學、漢文化由此傳播開來;而且傳到西方,西方就稱為漢學。這所歐洲第一家漢學院的成立,將永遠被歷史所銘記。

揭牌儀式一開始,校長休斯教授表示自己感到非常榮譽,作為校長在此地迎接大家來參加這個儀式。他還風趣地談道,「威爾士的旗幟上有一條龍,是它把我們逮到了這裡……這是一個令人激動的里程的開始,希望威爾士文化與中國文化統一一體,把更多的人帶到蘭彼得。大家在這裡可以反思宗教之間、文化之間的和諧,並建立共同的價值觀和更美好的世界」。

在校長簡短的致詞之後,他與淨空老教授攜手揭牌,並在「英國漢學院」的牌子前握手合影。這一刻,時空彷彿凝固,東西方文化水乳相融,上帝的仁慈與諸佛菩薩的大愛原本就是一個原點。

英國漢學院焦國成院長也做了慷慨激昂的發言。他謙恭地表達了對中英兩國、一切支持漢學院創建的單位與個人的誠摯謝意。並表態:我們一定會加強中英雙方的合作和交流,開展創造性的工作,協助大學把蘭彼得校區建設得更加美好。我們將團結一致,直下擔當,盡誠、真幹、實幹,並持之以恆;要求學生做到的自己率先做到;造就出能繼絕學、能開太平的世界棟樑!

隨後致詞的是馬來西亞拿督、著名設計師周仰傑先生。拿督說,「現代科技發達、資訊交流迅速,整個地球變成一個村莊一樣,全世界各地的人都密切相關。這個時候要維持一個安定祥和的社會,就不能不互相瞭解、互相觀摩、互相學習,尋找共通的地方」。

最後,華夏基金會創始人耿瑩女士的代表唐健文先生,代讀賀信。賀信寫道:「祝願漢學院能够很快成為兩個古老民族求同存異、相互了解各方文化、建立更牢固的友誼、引領世界和諧和平的典範,相互借鑒、相互包容支持、互通友情的世界人才庫。」

偉大的事業往往始於意想不到的發端。校長休斯教授說,「沒想到一年前剛剛認識,如今老法師與威爾士大學就有這麼大的發展」。淨空老教授說,「這都是休斯校長的誠意,校長比我熱心,我是被他感動了」。老教授還表示,「校長去年我們在倫敦認識,沒有到這邊來看過。校長跟我們談到這個問題,他就問我:『為什麼想辦漢學院,辦漢學院的目的何在?』我回答他:『我們只是想培養三十到五十個有能力讀《四庫全書》的人才,我們的目的就達到了。』」

過去,在中國的湯池小鎮,在淨空老教授的指導下,在三十幾位老師的真實付出下,僅僅三個月的時間,傳統文化的教育如春風化雨般使得小鎮的社會風氣大為改善,離婚率、犯罪率大幅降低,居民團結得如一家人一樣。這樣的實驗帶給每個人以和平的希望。一切問題解決的最佳途徑不是武力、不是經濟、不是政治,而是教化——教育感化。湯池成功的經驗歸納而言,其一、儒家講「人性本善」,要肯定人人是好人,只是沒有接觸到好的教育才會學壞了。其二、人是很好教的,不難,關鍵是老師;老師要做到所學的。

現前在只有三千多居民的蘭彼得小鎮,漢學院不但要做學問,還要落實學問!要把學習漢學、落實漢學的結果,活活潑潑地表演給大家看,讓小鎮成為多元文化、多元宗教和諧的模範城鎮。神聖的愛心就是仁慈博愛,是沒有條件的對一切眾生的大愛;對人、對花草樹木、對一切都平等地愛。這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大根大本。拯救世界範圍內的信仰危機和各種弊端,都要從自身落實神聖的教育開始。

威爾士三一聖大衛大學同仁們的敬業與熱忱,讓人為之動容。同時,威爾士也希望通過搭建漢語平台促進東西方文化交流和中英經貿合作。

隨著英國漢學院的正式成立,漢文化這個「漢」字,不但會永遠銘記在中國人的心中,從現在起,它也會銘記在西方各個友好鄰邦的心中,還會永遠銘記在世界人類的心中。從事這個大事業的人,要放棄自己的利益,想著人類共同的利益——這是最基本的指導原則。相信若干年後,從這裡培養出的漢學人才,能讀得懂、解得通、講得透《四庫全書》,並且能夠將它的內容準確地翻譯成白話文和外國文。讓中國優秀的漢學、漢文化為全人類服務,帶給地球永續的和平。誠可感天!只要所有參與的人都能躬親實踐、身體力行,宏大的願想一定能夠實現!

——英國漢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