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恭錄—淨土大經解演義︵第四五六集︶

真正的快樂—於人無爭,於世無求

今天這個社會教學的,全是教知識。我在澳洲昆士蘭大學,九一一事件發生,校長派了兩個教授到山上來找我,我住在山上。說明來意,希望我能夠到學校,跟和平學院的教授們開一次座談會,來討論如何化解衝突這個問題。這是個好事情,我們不能推辭,所以我就去參加了。我才知道大學裡頭有和平學院,我以前沒有聽說過,而且告訴我,全世界大學設和平學院只有八個學校。他們有博士班,有學位,大概畢業之後多半在聯合國服務,等於說是為國際調停衝突,培養這些人才。很難得,我聽了很歡喜。座談會跟我對面的大概是個資深教授,美國人,跟我坐對面,因為我在名單上看,他排名在第二。我向他請教,我說美國的教育,大概從幼兒園到研究所,是不是都是講競爭?他說是。我說這和平學院主要討論的問題,是怎樣化解衝突,我說現在的教育與這個化解衝突是相違背的。他還沒有聽懂我的意思。

然後我跟他說,我說今天社會,教育普遍教競爭,競爭再提升是什麼?就是衝突。競爭提升就是鬥爭,鬥爭再提升就是戰爭。今天戰爭是核武、生化戰爭,這世界就毀滅了。這個教育,它的前途是死路一條。我說你今天找我來,也算是找對了。東方聖賢的教育、印度佛陀的教育不教競爭,教什麼?教忍讓;換句話說,決定不能發生衝突。忍讓提升是謙讓,謙虛、謙讓;謙讓再提升是禮讓。東方東西是讓到底,不爭,彼此大家都讓,這個社會是和諧的。如果有競爭的心,起心動念肯定是損人利己,每個人都損人利己,衝突不就發生了嗎?這怎麼能解決?能夠叫衝突不發生,化解衝突,那要懂得忍讓。

中國這個國家幾千年來,無論對自己或者對外國,統統都講讓,沒有說爭。爭是很羞恥的事情,怎麼可以幹這種傻事?所以中國的教育,從小就教,教愛人。中國的教育是愛的教育,它的根源是五倫裡頭父子有親,這是天性,這是性德。性德是愛,你看父母對子女的愛,子女對父母的愛,什麼時候?小孩在三、四個月的時候,你看,沒人教他。你看父母對他的愛,沒有任何條件,你看小孩的表情,對他父母的表情,你能夠看出來,父子有親,在那個時候看出來。如果不好好的教,長大就學壞了,長大,本性沒有了,完全隨順習性,習性不善,本性善。所以中國教育終極的目標,是如何能夠幫助人從不善的習性回歸到本善,教育成功;佛陀的教育,如何幫助一個凡人轉凡成聖,他作佛了,這個佛教教育成功。這是深深值得我們反省的。你怎麼樣教,後頭有怎麼樣的成果出來。

人是教得好的,佛菩薩是人做的,都是教出來的。為什麼現在的社會變成這麼亂?也是教出來的。現在誰在教?學校傳授知識,倫理道德沒有了,也學西方競爭,沒有講謙讓的。認為什麼?認為處處要是退讓,好像在這個世界上不能生存。這個觀念錯了,我這一生從儒、從佛學到了忍讓,一生忍讓,生活比誰都快樂!方老師告訴我,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我得到了。我要是不聽他的話,我這一生也痛苦、也煩惱。聽了他的話,一門深入,長時薰修,真的是快樂無比,幸福圓滿。證明了聖賢教誨是正確的,確實能化解問題。化解的方法就是教學,釋迦牟尼佛當年在世天天教。

我們今天利用科學技術,利用網路、利用衛星電視,跟全世界有志一同的朋友們天天在一起學習,快樂無比!我想我再有二、三年,同學當中有非常優秀的,甚至於有講得比我好的,我多找幾個,找個五、六個人,我們就可以辦一個空中學校。我們的講學二十四小時不中斷,每個人至少每天講兩個小時。如果我們有六個人,一天能夠講十二個小時,這空中學校就成就了。同學、伴侶遍滿全世界,對於世界的安定和平肯定有很大的幫助,起很大的作用。其他的事情不必做。真正把樣子做出來,於人無爭,於世無求,我們活得比誰都快樂。用我們的行動,把大家這個錯誤的觀念糾正過來,這是我們可以做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