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恭錄—淨土大經科註︵第一八四集︶

做人學佛,就一個「誠」字

做人,特別是學佛,中國古聖先賢傳下來的道,實際上就一個字,「誠」字。誠到極處就是至誠,至誠就能感通。這是什麼?上跟諸佛如來通,下跟一切眾生通。這是李老師傳給我的,傳給我四個字「至誠感通」。傳給江逸子只有一個字,寫在他手心裡頭,就是「誠」字。

老師告訴我,發心學教,那是真正把世尊的法承傳下來,但是這不是容易的事情。他說出世間法,佛法,不說別的,單說這一部《大藏經》,你這一生能通得了嗎?你不通你怎麼能承傳?你怎麼能教化?如果只通佛法不通世間法,你沒有辦法教化眾生。

通佛法契理,不通世間法不契機,你所講的沒人聽,換句話說,通佛法還得要通世間法。他說世間法,其他的就不談,就說中國這一套大叢書《四庫全書》,你能通嗎?老師這一問,他把我們問呆了,我們衡量自己不夠,那就算了,捨棄。捨棄又不行,為什麼?現在沒人發心了,真正有這個心的都非常可貴。

老師就教我這個方法,我們不能用讀誦、不能用記憶,不能用這個方法,這個方法的確是搞不通的,用什麼?用佛家祖祖相傳的至誠感通。我們這個通,上面通佛法,下面通世間法,用感。什麼能感?誠能感,真誠。誠還不夠,真誠到極處,送給我四個字,至誠感通,我們才能做到。

至誠感通從哪裡下手?給諸位說,就是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你一定要知道,一經通則一切經通,一切經通世出世間法全部都包括在其中,世間所有宗教經典你都能看懂,你都沒有障礙,真通了。為什麼能通?道理我們能夠理解,通到自性。這就是禪宗裡面講,大徹大悟,明心見性;教下裡面講大開圓解,也是明心見性。

明心見性這種功夫是禪的功夫,教也不離開禪,教下一門深入就是禪。一門是持戒,深入是入定,最後深到見性,你在一門裡面能見性。我這一部經能明心見性,我要換一個,我讀《古蘭經》能不能見性?我讀基督教的《聖經》能不能明心見性?只要用至誠都能見性。

這就是佛所說的,「法門平等,無有高下」。這個法門不是專指佛門的法門,世出世間一切法都包括在其中。所以大乘教裡頭說,「圓人說法,無法不圓」,法身菩薩看一切世間法全是佛法,世間人看佛教經典統統都是世間法。現在就是的,現在學校裡面開的佛經哲學,全是世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