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恭錄—淨土大經解演義︵第五六八集︶

佛法修學從布施下手

我跟方老師學習的時間不長,大概只有三、四個月,老師給我講「佛經哲學」,我才知道佛教不是迷信,佛教有很深的道理、有很深的學問。我跟方老師認識是在春天,我記得那年是二、三月的時間,我跟章嘉大師認識是七、八月秋天的時候。我第一天跟章嘉大師見面就動了這個念頭,向大師請教,這提出頭一個問題,方老師告訴我佛經哲學,我知道佛經好,佛法的偉大。

佛法裡頭有沒有很簡單、很容易,叫我們立刻就能契入境界的方法?我問這句話,跟這意思一樣。我提出這個問題,章嘉大師看著我,我也看著他等他開示,那個時候還不懂什麼叫開示,等他回答。等了多久?等了半個多鐘點,我們就是兩個眼睛看眼睛,一句話不說,半個多小時,說了一個字「有」。

他這一個有,我們的精神就提起來,就特別注意了,他又不說話。停了大概六、七分鐘,不算太長,告訴我「看得破,放得下」。我是在十幾年之後回想到當時這個場景,不是很簡單的嗎?他為什麼不答覆,他要那麼長的時間?我於是就體會到,我們年輕人心浮氣躁,問了這麼個問題,他看著我,一定要把我浮躁的習氣統統定下來,他才說話。

為什麼?以後我明白,心浮氣躁,所謂左耳進右耳出去,說了沒用。就是沒有真誠恭敬心,提出問題像兒戲一樣,說了你沒有印象;他這麼一個動作的方法,讓我們就非常深刻的印象。我們一生請教多少高人,從來沒有像章嘉大師這樣的。說了個有,我們就心動了,動得很厲害,他就不說,讓你再沉澱下來。完全沉澱下來時候才告訴你,給我講六個字「看得破,放得下」。

我們習氣很重,沒有定功,聽完之後好像是懂得,似懂非懂。馬上我就又問第二個問題,從哪裡下手?好像這兩句話我有點懂得,我要從哪個地方下手?怎麼個做法?他笑笑告訴我,他說話很慢,動作很慢,「布施」,這頭一次。第二個星期他又找我,以後就變成習慣,每個星期都要去看他。

他會用一、二個小時,他要沒有事情兩個小時,如果有事情的話一個小時,一定給我這個時間。第二個星期去他就教我,給我講三種布施,「財布施、法布施、無畏布施」。我們才恍然大悟,什麼叫「一飲一啄莫非前定」,你前生有沒有修布施?你前生修財布施這一生得財富,修法布施得聰明智慧,修無畏布施得健康長壽,這麼一回事情。

這才曉得這叫做命運,命運不是神給的,命運不是上帝給的,也不是閻羅王給的,是你自己修的。自己修自己享受,修善得福,修不善得災禍,全是自作自受,都是你自己安排的,不是別人安排的。自己不知道,佛知道,一個人一生所有的際遇,都是過去生中造的這些業。這些業可以改變,不是不能改變,為什麼?所有一切法都不是定法,佛也無有定法可說。有定法就不契機,因為每個人念頭剎那剎那都在那裡變,非常不穩定,佛說法要契機,要契你現前的機,不是過去,不是未來,現前這才真正能得受用。